<table id="2smwb"></table>
  • <code id="2smwb"></code>

    <var id="2smwb"></var>

          <meter id="2smwb"></meter>
          ?
          最牛資源
          當前位置: 史上最牛 > 熱門資源 >

          (霍淵明沁小說)等一場暮雪到白頭大結局無廣告在線閱讀

          2017-12-12 22:44 來源于:史上最強
          熱搜標簽:
          史上最牛網導讀: 等一場暮雪到白頭小說全集在哪兒可以在線閱讀?等一場暮雪到白頭是現在很火的虐戀小說,母親尸骨未寒父親就領著小三進門,被掃地出門的明沁為了報仇爬上了霍淵的床,可是七年

          (霍淵明沁小說)等一場暮雪到白頭大結局無廣告在線閱讀等一場暮雪到白頭小說簡介

          那年夏天,為了報仇,我爬上了霍淵的床。七年的利用,我以為我不愛他,我以為我能隨時抽身。我錯了。心早就給了他,我輸得徹底,可他卻要和別人結婚,新娘不是我…

          等一場暮雪到白頭在線閱讀

          我沒什么胃口,胡亂吃了點,之后想到處走走,卻被保鏢攔住,說是行動必須要有霍淵的批準。

          “那你們給他打電話吧?!蔽艺f。

          電話打通后,給我接聽。

          “想出去轉轉?”男人涼薄的嗓音響起,仿佛穿過漫長的歲月。

          我沒來由鼻頭泛酸,忙點點頭,“嗯,家里太悶?!?/p>

          對面沉吟了片刻,說道,“去逛逛吧,快過年了,你是該買新衣服?!?/p>

          “好?!蔽艺f,心中卻驚訝,居然不知不覺又是一年。

          “忙完這段時間,我過去看你?!彼f完,不等我回答,便掛了電話。

          我握著手機輕微的發抖,心中竟然起了留戀。

          不應該的。

          我的留戀,對霍淵來說,不是羈絆,而是厭煩,是糾纏,是折磨。

          收回心神,我漫無目的閑逛。

          快過年的原因,商場到處都是人山人海,很多店鋪換上了中國紅的裝飾物,入目都是紅紅火火,就連寒冬臘月,也未曾覺得有絲毫寒意。

          一路逛到六樓,擁擠的狀況才轉好。

          這里是奢侈品專賣,價格不菲,之前霍淵沒少帶我來過。

          他對女人向來很慷慨,這些年來,吃的穿的住的用的,給的都是最好的。

          如果我沒愛上他,應該會很快樂。

          還是不夠聰明啊。

          這世界上,貪圖男人的金錢、權勢、樣貌、體力等,貪圖什么都好,就是別奢求男人的愛。

          愛讓人萬劫不復,尸骨不存。

          如果一切能重來就好了。

          我后悔著,一家家逛下去,累了就坐下來休息,之后接著溜達。

          誰知道轉過拐角,居然看到了霍淵和孫姿。

          孫姿穿著價格不菲的長裙,露出白皙性感的后背,她深情款款的看著霍淵,兩個人不知在說什么,孫姿滿臉緋紅,笑著踮腳,在他下巴上落下一吻。

          霍淵沒有推開,沒有拒絕。

          他們站一起很般配,很甜蜜,而我卻仿若墜入冰窟。

          原來他所謂的“忙,就是這樣啊。

          原來我燒的死要活時,他正陪著別的女人,你儂我儂。

          心中除了痛苦,還有羞憤自嘲。

          我想要逃走的,不想讓人看見我的狼狽,可雙腳卻像是生了根,就那么定定的站著。

          直到孫姿驚呼一聲,叫道,“明沁?”

          我看到霍淵的身子微微一頓,隨后悠悠轉過身來。

          他眉目清冷,一身矜貴,腕上的手表發出優雅的光芒,晃的我神思恍惚。

          “明沁,你怎么來了?”孫姿笑著上前,拉住我的手,“我們姐妹可真是好久沒見了呢!”

          姐妹?

          我甩掉她的手,冷嗤,“你一個小三的女兒,有什么資格跟我稱姐妹?”

          “你!”大概沒想到我說話這么刻薄,孫姿當即變了臉色,“明沁,你以為你能好到哪里去?年紀輕輕就爬上男人的床,堂堂大家千金給人當床伴,就因為你,給我們孫家丟了多大的人!”

          我打斷她的話,呵呵直笑,“嫌我丟人?嫌我丟人,你還舔著臉追我睡過的男人。橫豎我陪他睡了七年,知道他喜歡哪個體位,知道他哪里最敏感,你知道什么?你是他什么人?你有什么資格說我?等你爬上了他的床,把他伺候舒服了,你再來跟我叫!”

          “你你你!”孫姿氣紅了眼睛,用手指著我下令,“不知廉恥!從今天起,你不許再纏著他!”

          “憑什么?”我挑釁的看她。

          看到她憤怒生氣,我就像個變態似的感到爽快。

          她越是痛苦,我越是開心,我太享受這種碾壓她的快感了。

          孫姿挺直了腰背,臉上的憤怒變成高傲,“就憑我和他要結婚了?!?/p>

          所有未出口的羞辱,就這么硬生生卡在喉嚨里,所有來不及收斂的表情,就這么又傻又蠢的擺在臉上。

          從我愛上霍淵的那刻起,便幻想過他結婚的場景,起初幻想新娘是我,后來我和他關系越來越差,便幻想是別的女人。

          只是我不知道,為什么要是孫姿。

          他明明知道,明明知道那是我的傷口,為什么還要在上面撒鹽?

          我看向霍淵,他依舊一臉寡薄冷清,漆黑的瞳仁如同古井般沉寂。

          孫姿挽上他的胳膊,將腦袋靠在他肩膀,親昵的道,“你和阿淵的事情,都是過去了,明沁,謝謝你這七年照顧他,不過以后他是我的了,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再纏著他。我們姐妹之間,不要因此傷了和氣?!?/p>

          霍淵沒有否認,那就意味著,是真的。

          他真的要結婚了。

          和奪走我父親,霸占我家庭,毀壞我幸福的孫姿結婚。

          我看著他,他同樣看著我,眼里沒有一絲溫度,仿佛我只是一個陌生人。

          曾最親密,曾最纏綿啊,到頭來換不到他溫柔目光。

          多么可悲!

          我忽然笑了,歪著頭,吊兒郎當的看霍淵,“好啊,我可以不纏著他,可霍爺舍得放我走嗎?”

          “滾回去?!彼p啟薄唇。

          “別??!”反正都到了這地步,我什么都不怕了,上前拉住他的胳膊,“霍爺,放我走行么?我這個人你知道的,最不喜歡插足別人的婚姻。聽說當小三的死后都要下地獄,我這么美,想上天堂?!?/p>

          霍淵沒動,睨了眼我的手,他朝我傾身過來。

          熟悉的氣息再次將我包圍,我微微抿下嘴角,他的唇瓣輕輕擦過我耳朵,引起一陣顫栗。

          他似笑非笑,低聲的道,“想要自由?”

          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點點頭。

          “做夢?!?/p>

          霍淵讓保鏢把我送回家,自己則跟著孫姿一起去看電影。

          他們二人肩并肩的背影,壓得我喘不過氣來。

          心頭的怒火越燒越旺,在重新回到牢籠時,達到巔峰。

          我把房間里所有能砸的東西都砸了,滿屋狼藉,保姆杵在一旁,瑟瑟發抖,不敢開口。

          終于,我累了,跌坐在地上,無聲落淚。

          霍淵就是在這時候回來的。

          他邁著長腿到我跟前,居高臨下的看著我,我抬起頭,發現他竟是如此陌生。

          “起來?!彼晳T性的下達命令。

          我沒理他,霍淵的臉頓時沉了,下手把我扯起來,拖著往樓上走。

          男人步子大,走路帶風,我能感受到他的怒火,可我不知道他為什么生氣。

          他多瀟灑,家里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清純的可愛的熱辣的溫柔的,想要什么樣的女人會找不到,所有的一切幾乎唾手可得,他是上帝的寵兒,是站在金字塔頂尖上的人,到底還有什么不滿意的?

          霍淵把我丟到床上,黑著臉煩躁的扯領口。

          我坐起來看他,看著松松垮垮掛在脖子上的寶藍領帶,哂笑,“霍爺看完電影了?”

          “為什么砸東西?!彼淮鸱磫?,鷹隼一樣的目光鎖定我。

          我樂了,眨眨眼,“霍爺要結婚了,我高興啊?!?/p>

          “我結婚你就這么高興?”

          “當然?!蔽倚Φ母罅?,“霍爺,什么時候放我走?”

          “做夢?!彼€是同樣的話,只是聲音更冷,“放你離開,跟別人私奔嗎?”

          說起來私奔,我想起秦文琢,“你找到了幸福,我也要找我的幸福,總不能一輩子跟你耗著,沒什么意思,對了,秦文琢呢?他怎么樣了?”

          “死了?!彼а赖?,“明沁,他死了是你害的,你乖乖的就不會有人死?!?/p>

          我頓時一怔,反應過來瘋了一樣的撲向他,“禽獸!為什么!你到底要怎么樣!霍淵,你不是人!你是惡魔!我恨死你了!秦文琢…那么好的人…你為什么…你為什么不去死!該死的人是你!是你!”

          霍淵把我死死壓在床上,他咬我的脖子,我甚至能聞到一股血腥。

          幽幽的聲音,如同來自地獄,他痛楚又殘忍的問,“明沁,你有心嗎?你也會心痛嗎?我不會放你走,死也不會?!?/p>

          眼淚洶涌,我哭的哽咽,“我好痛…這里好痛……心好痛…霍淵,不要這樣了好不好?我真的好痛……”

          “要痛就一起痛?!彼笫窒崎_我的裙擺,“如果不能一起幸福,那就一起下地獄吧!明沁,你逃不掉的,你這輩子都逃不掉?!?/p>

          霍淵一直折騰到深夜,見我哭他越是狠。

          我眼淚流干了,嗓子也哭啞了,他抱著我去洗澡,動作極盡溫柔。

          恍惚之中,似乎回到了最開始的那幾年。

          他疼著我寵著我,就連衣服都是親自給我穿,我不吃飯他就端著碗筷滿屋子哄我。

          那時他曾是我的陽光,現在他親手扼殺了我的最后一絲陽光。

          明明他在逼著我死,為什么又要時不時的如此溫柔?

          真是嘲諷。

          霍淵深夜離開,一句話沒說。

          我躺在黑暗中,用刀割開了手腕。

          小說推薦

          等一場暮雪到白頭大結局已經更新,追書的朋友是不是等不及看霍淵明沁小說結局了,等一場暮雪到白頭手機內百度云資源支持txt下載,喜歡本書的朋友千萬不要錯過啦!

          網友評論
          /
          推薦文章
          ?
          三分快3计划